【Project N】01:结束

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全,而对他人做出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上造成了巨大伤害的行为和事情。

这些人,从未考虑过那些被自己所伤害过的人,在今后的生活中会被这个社会套上什么样的枷锁;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当时的种种行为,会让那些被自己伤害过的人,度过怎么样的一个人生。

【只会考虑自身利益,只是为了自己而活着的那些人,没有必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也没有必要在这个社会上活下去!】

从小的时候,准确的说从萧云有着清晰的意识,以及有着能够独立思考能力的那个年纪的时候,这样的想法就一直根深蒂固的扎根在自己的心中。

出生在单亲家庭的他,从小便没有感受过母爱,也没有像其他的孩子那样,得到所谓的母亲的关怀和温暖。

忙于工作和养活家庭的父亲,从小便没有多余的时间陪在自己身边;自从上了小学之后,萧云每一次都会期待着自己的父亲能够出现在校门口,但每一次...都没有能够实现这样的愿望。

看着自己的同学,一个个的投入父母的怀抱,看着他们每一次在自己面前炫耀那些父母给自己买的玩具,看着他们每一次将自己踩在脚底下,用肮脏的话语和行为不停伤害自己的时候。

萧云的心中,曾不止一次希望这些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白天也好,夜晚也好......

没有人会在乎萧云今后的生活,没有人会在意萧云心中的感受,甚至没有人会在意年幼的萧云在这样的欺凌和侮辱下,能够活着见到明天的那一缕阳光。

拖着满是伤痕的身体,背在肩上的书包,加重...同时也超出了年幼的他所能够承受的压力;所谓的精神和意志,早就在那个时候超出了萧云所能够承受的最大极限。

尽管父亲在自己小的时候,尽可能的用物质来填补和满足萧云的内心,同时也会因为自己在学校被欺负而怒气冲天的找到学校和老师理论。

但作为当事人的他很清楚,自己那颗早已经破碎的内心,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无论自己的父亲用什么样的物质和话语...都没有办法修复。

认清了这个世界的根本,看清了这个社会...生活在这个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内心的萧云,也带着这样的想法离开了陪伴了自己十八年的校园,并踏入了成人的世界。

站在一张由复合木板组合并制作而成的办公桌前,看着自己在刚才递交给老板的那套方案的时候,身穿着黑色西装的萧云,双手也背在身后的同时,脸上也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从进入这家公司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从最初懵懵懂懂的实习生,到现在的项目主管;萧云在公司内的地位虽不算高,但也依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爬上了这个位置。

不过这几年的时间里,萧云也并非是一帆风顺;先不说自己的生活和家庭,至少在工作这一块上,萧云也因为与自己单位部分同事搞不好关系而一度被陷入离职的地步。

尽管最后的结果都没有朝着自己所想的那样发展,但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从自己进公司到现在也发生了不下五次。

而且每一次与自己起冲突,或者说自己与对方起冲突的...永远都是一个人。

所谓的理念不合,便会引起两人之间的一场长时间的拉锯战;能否从这样的战争中胜出,除了看谁的耐心更久外,剩下一点...大概也就是所谓的背后关系。

“嗯.......这个方案虽然有点冒险,但实际操作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不过......”

听着老板对自己提出的方案说出的话语时,萧云的心中虽然开心,但在最终结果没有下来前,自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这样吧...这个方案我先保留,到时候在会议上做具体讨论。”

“好的,我明白了!”

暂时得出的这个结论,然后萧云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向老板点了点头之后的他,也在打开身后玻璃门的同时,从老板的办公室离开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不过当他坐下准备着手处理一些其他事情的时候,微微抬起脑袋的他,便看见了坐在自己斜对面的女人起身走进了老板的办公室。

虽然从根本上来说,谁被老板喊进办公室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萧云自身也不会去在乎这样的事情和问题。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那个女人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萧云的心中出现了一丝强烈的不安和恐慌。

带有如此强烈的情绪,即使萧云想要利用手头的工作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来让自己不去想那种本应该避免的事情,但最终却没有成功。

心中对那种结果的恐慌和害怕,让萧云的大脑和思考极度混乱;不管是周围同事互相说到的那些无关紧要的话,还是他们看自己的眼神,都让萧云的内心感到强烈的痛苦和悲伤。

而这样的情绪,最终也在自己第二次被老板喊进办公室之后,得到了解释......

「你在这家公司做了也有四五年了...我也知道你一直很努力的去做好自己负责的项目和事情,也知道你一直为了我和公司考虑了很多。但实在不好意思...经过我们上层人员的讨论后,希望你能够离职...... 」

自己能够听到的话语仅仅只是到这里,在这之后老板对自己说了些什么?自己又做了些什么?自己的同事又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向自己表达了什么?

类似于这样的事情,萧云完全不记得,或者说自己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去记忆这些事情的意识。

当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萧云所在的地方...不过是一间因没有到营业时间,还在准备阶段的酒吧内部,只不过此时的他却也管不了这么多。

坐在吧台处的圆形固定椅上,看着吧台内正在擦拭着一个个刚用水冲洗好杯子的女性酒保时,萧云也几乎用听不见的细微声音说道。

“给我一扎啤酒!”

“那个,不好意思...我们现在还没有到营业时间,如果先生您需要的话,请......”

“给我一扎啤酒你没有听见吗!?我他妈要啤酒——!”

相比起刚才的轻声细语,这一次萧云却几乎用吼叫的音量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在面前女性酒保愣住的同时,他身前的桌子上也摆上了一扎刚上好的啤酒。

“喝完这杯就给老子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雄厚且充满着愤怒和威严的男性声音,从萧云的左手边传来;微微的抬起脑袋,在视线看向了一名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之后,右手拿住玻璃杯的萧云,也完全无视了这名中年人刚才说出的话语,并一口气喝掉了玻璃杯中的啤酒。

“少冲我大吼大叫!你又知道什么?好不容易做到那个位置,却因为那个女人...全没了!没了啊——!你懂我现在的感受吗?你懂吗?!”

本就不擅长喝酒的萧云,在这一扎啤酒的酒精作用下,开始胡乱发泄了心中因不满而产生的情绪和愤怒。

没有人理解自己,没有人在意自己,也没有人会关心自己。

即便是现在这种落魄消极的样子,萧云最后得到的结果,也不过只是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无理取闹,乱发脾气的结局...便是像现在这样被老板和店员一同扔出了那间属于他们的酒吧,而从冰冷的水泥地上晃晃悠悠站起来的萧云,此时也已经丧失了最初的目标。

失去了作为人的意义,结束了这一段旅程的现在,自己究竟又该做去做些什么样的事情?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沉重的身子,失去了人生目标的现在,萧云认为自己也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或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自己对所谓的生命早就没有了留念;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和伤害,即便没有人在意和关心自己,萧云也依然从那个时候活了过来。

而现在,也许是时候结束了......

脑中回想着过去和之前发生的事情,拖着沉重的身子走在街道上的萧云,在经过一条漆黑小巷的他,却隐约的看到了一名少女,正被一位身穿着卫衣的男性威逼着。

借着酒精的效果和催促,萧云连想都没有想到的便想小巷内跑去,并挡在了女孩和这名男性的中间。

不过当他口中的话语还未说出的下一秒,自己的腹部便被一根巨大且在蠕动,犹如触手一般的根须给贯穿......

P·S

原计划在2018年年后,也就是三月份的时候为大家带来新的原创中篇小说。

但却因为自己兴趣使然,同时也对这部奥特曼引人深思的剧情而感到赞叹的缘故。

在年初的今天,为各位带来以我自身理解,并将原世界观和故事全部重新构造后的,全新的奈克瑟斯奥特曼。

虽然从故事本体上来说,这一本小说只是借用了奈克瑟斯的名义,故事内所有的角色和剧情发展全部都是由本人原创。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本小说并非同人文;以个人角度而言,这本与其说是同人,不如说是致敬文。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本小说的标题我没有写奈克瑟斯奥特曼,而是写了孕育出奈克瑟斯奥特曼的N计划。

但考虑到国内的多种因素,这里我在标签上也打上了同人一词。

最后在祝各位新年快乐的同时,也希望圆谷公司早日重启N计划!

评论(2)
热度(5)
©Asuka的小说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