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N】10:职责

受到了强烈的惊吓与恐惧之后的现在,却又因职业与职责的束缚而不得不回到了曾经的那片战场之中。

身陷于战场中心的叶蕾,虽不想承认自己现在心中的想法,也不想去面对和向他人坦言出现在自己内心深处的那股害怕和恐惧之情,但只要自己还隶属于HDF,只要自己还是HDF内的作战行动科的成员,她便不能像普通人那样退缩。

原本应该与严浩轩队长,以及从被选入HDF后便再也没有说过话的谢寒开会的途中,会议室中突然响起了急促有刺耳的警报声。

那是之前侦查科根据TLT过去留下的资料和科技研发出来的探测装置, 按照当年他们的说法,这样的探测器最大面积可以覆盖掉这个国家,而且一旦发现弥撒尔的踪迹便会第一时间的跟踪对方,并将所有的信息通过卫星设备重新返回到基地内。

关于这个设备的可用性和实际性到底有多少这点先不去讨论,就叶蕾自己知道的来说,这个设备从制造完成到刚才,根本就没有有效的探测到弥撒尔的踪迹。

如果不是之前发生的那场巨大灾难的话,或许侦查科的这个破机器这辈子大概都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了也说不定。

在警报声响起后没多久,跟着严浩轩,在谢寒担任和提供技术后援的现在,叶蕾也和队长一同赶到了被之前的那头巨大的弥撒尔摧毁殆尽的城市中心。

散落在地上的大量碎石,被摧毁成辣鸡的建筑物,以及那些因为受伤或者死亡而被安置在附近一片空地上的那些尸体。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这种场景的话,或许叶蕾这辈子都不会相信自己会亲生经历这样的事情,也不会相信曾经在书本上读到的战争时期的城市,居然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好惨......”

一具具躺在冰冷地上的尸体,由医护人员,以及那些红十字会的成员用黑色的袋子将他们的身躯封里面;而还活着的人类,却又因身上出现的伤痕,伤痛,流失的鲜血而发出的痛苦的叫声。

像是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带他们离开,像是希望自己的生命就在这个时候结束,就在这一瞬间踏入黑暗并肩的世界中去。

与其痛苦的活着,不如将所有的希望和念想化作一朵朵晶莹的雪花,慢慢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留下任何痕迹,也不留下作为人类的自己所残留的踪迹和思想。

躺在那片空地上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抱有这样的想法,每一个人发出的呻吟,每一个人挣扎着伸向天空的右手,都让叶蕾的心中感到疼痛和不安。

“你还打算在这里看多久?走了!”

“队长难道没有感受吗!?”

看着停留在原地,双眼的视线一动不动的看着那片空地上躺着的那些伤员和尸体的叶蕾,侧过身的严浩轩也冰冷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自己是一名军人,在加入HDF之前,在被选入成为作战行动科之前,严浩轩便已经是一名有着多年作战经验的军人,同时也是一名效忠于国家的军人。

对于这些市民的死亡,以及对他们造成财产和其余上的损伤表示歉意,但对于严浩轩而言,只有要战争,便会出现死者和伤员。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一点都不会去改变,也没有人能够用一己之力去改变这样的事实;无论是对于军人的他,还是对于身为平民的他们,都是一样。

“城市被摧毁,又死了这么多人!难道队长你一点想法和感受都没有吗?难道...难道队长你根本就不在乎那些还活着的人吗?”

不顾周围还在走动的那些人员,对严浩轩这样的做法和想法,无法继续忍耐下去的叶蕾也在这里直接爆发出了自己的情感。

自己会成为警察,自己会乐意加入HDF这样的组织,除了对自身未来发展的向往外,还有一个客观,也可以说是直接主管的原因,那便是用自己仅有的力量去保护生活在这个世界,生活在这座城市的这些平民。

看着心情如此激动的叶蕾,严浩轩虽然现在并不希望在她的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也算是自己的手下,同时也是HDF的成员之一,作为叶蕾的队长,严浩轩也有一定的责任让她现在的心情不要这么激动。

“你现在是一名警察?还是一名HDF的成员?”

对于叶蕾激烈的言语,严浩轩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语,也没有用什么好听的话来让叶蕾此时的心情和精神得到所谓的平复。

只是向她提出了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只需要她回答自己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便足以的现在,却让叶蕾的内心产生了动摇。

“HDF的成员,可是队长,我——!”

“我们没有办法拯救已经死去的人!同样的叶蕾,我们也没有办法去帮助每一个受伤的人!对于这些事情,那是红十字会和现场救援和疏导的人员该干的事情!”

一边说着,严浩轩也一边转过身;不过在他向前迈出自己右脚的同时,侧过脑袋,用余光瞥向叶蕾的他,口中也轻声的说道。

“如果不想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就做好属于你自己的职责!不然的话...就给我滚出HDF——!”

简单的语言,却给予了叶蕾震撼般的效果。

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吗?即使现在已经不是警察的自己,已经不能去担心和担忧这些受伤之人的安危了吗?

看着严浩轩离开的背影,看着他正逐渐离开自己视线之中的那个身影的时候,摇晃了下脑袋的叶蕾,也快步的跟在了他的后面。

越是去想这样的事情,越是容易将她的思维和想法固定在这样的一种漩涡和泥潭之中。

在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都抛在脑后,跟着严浩轩的叶蕾,也随即来到了之前侦查科告诉他们的那片位于城市南部的区域。

只不过一到那边的叶蕾,便透过严浩轩的身子,看到了此时化作鲜血与肢体,同时还有不少骨头和黄色组织液混合着铺在冰冷的地上。

“唔——!”

胃中一阵难受的叶蕾,也在看到这场景的一瞬间背过身,而她的右手也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不让胃中的那些食物残渣或者说是胃酸直接吐出来。

不过此时在现场的也不单单只有叶蕾一个人这样,在稍微恢复了下自身状态之后,在环顾了下四周的叶蕾,也发现了许多与她有着相同反应的人们。

现场的调查人员,救护人员,甚至是那些前来支援的警察们,都对此时恐怖的场景感到不适,甚至对他们的精神和内心都造成了强烈的伤害。

“队长,这......”

“三名死者的信息都搞清楚了没有?"

与自己完全不同的是,严浩轩虽然在看到这个场景的第一时间也产生了动摇;但身为职业军人,同时曾经也在真实战场上拼杀过的老兵来说,要克服这样的场景对自己造成的阴影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在找到了一位现场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法医询问的他,也从那位法医那边获得了关于这三个人的信息,并且也让远在基地的谢寒调取了这片区域的卫星视频。

不过在队长调查之前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从地上慢慢站起来的叶蕾,她双眸的视线也定格在了不远处的一幢已经成为废墟的建筑物之中。

一个身影十分明显的男子,此时正在那幢废墟的建筑之中;而在他的手中,叶蕾也看见了一个不知为何物的小物件。

“那个男人......”

自言自语的她,想要更清楚的看清废墟中的那个男人是谁,但却在她向前跨出一步的同时,那个出现在她视线中的男人却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了这片区域。

评论(2)
热度(1)
©Asuka的小说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