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Story】歌塔钟声篇(13)下·完

子弹,在从枪膛射出之前……玛丽从来都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么一个地步。
站在原地的玛丽此时除了不断的摇头和哭泣外,说实在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受到她发给自己的邀请来到了英国,与近乎好几年没有碰过面得诺儿逛街,聊天,谈心……
在被卷入那种让人无法理解,也无法相信的事件中后,玛丽几乎没有一天过过正常得生活。
学校单方面的退学,家人对自己的冷眼相待以及日后无情的将其赶出家门。好不容易与同样在帽子事件中幸存下来的卡洛斯局长拉近关系,却因为那几个该死的小鬼而让玛丽再一次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疼痛,悲伤,死亡,生存……
玛丽在这几个月里承受了太多本不应该承担得责任与痛苦,或许就像大多数人说的那样……
「有时候,活着比死亡更为痛苦」
泪水,划过玛丽水嫩得脸颊掉落在地上。她很清楚此时在她的边上有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正用手枪瞄着自己得脑袋。而在她的眼前,则是诺儿之前派人从亚莉克希亚与凯恩斯得墓碑处拿回来的小刀。
她知道,自己只要做出正确的选择就能够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可是对于玛丽而言,这个所谓的正确的选择……却是她最不愿意做的事情。
“这是你做的选择玛丽姐……所以,对不起……”
错误的选择,决定了玛丽的命运……同时也向她宣告了生命结束的时间。
得到了诺儿的允许,男子慢慢的打开了手枪的保险,食指扣在扳机上的他冷冷的看着玛丽哭泣的样子,右手食指也慢慢的用上了力气。
虽然之前玛丽一直都希望自己就这么没有任何负担得死去,但是真当死亡降临到她头上得时候,玛丽却又渴望生存。
也许这是求生本能,又或者是别的……
“不要……死?不……我不要……我还不想死……救……谁来……谁来救救我……”
“再见了玛丽姐,愿你永远幸福……”
“给我住手啊——!”
在扳机按下的那一瞬间,在玛丽即将陷入绝望的那一瞬间……一个声音的传入让她不由得抬起了自己的脑袋。
明晃晃的刀刃从自己眼前快速的飞过……玛丽,诺儿,就连那个男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把银色折叠式的军用刀便插在了男人的额头处。
轻轻哼了一声,男子甚至连这把刀从什么地方飞出来都不知道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等你很久了,艾伦先生。”
完全不在意自己手下的死亡,诺儿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也将视线看向了边上的柱子。
“看起来你一点不都吃惊的样子?还是说……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
从柱子后慢慢走出来的艾伦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玛丽的身边,在将身上的外套脱下并披在她得身上后艾伦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那么聪明的人!”
拍了拍裙子上得灰尘,诺儿不紧不慢得回答了艾伦提出得问题。
“那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会来这里?还有之前把我……”
“哎哎哎~艾伦先生,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过问太多比较好!更何况……即使我告诉你真实的理由有怎样?无法改变的事情即便你在努力都无法改变,不是吗?”
异常的冷静
艾伦无法相信面前的这名少女居然在面对自己手下被杀死的场景后还能做到这种地步,如果不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话普通人根本就无法达到这种境界。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为什么你要做出这样的事情?玛丽难道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站在玛丽与诺儿之间,艾伦用质问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不过诺儿给出的回答让艾伦怎么想不到……
“就因为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才会这么做!为了能够给她永久的幸福……”
“我不明白——!你大费周章的布置这么多事情就仅仅只是为了让玛丽杀掉你?这样的事情我怎么都无法和幸福联系到一起!”
摇着脑袋,艾伦反驳了诺儿的观念。女人与女人之间的事情艾伦是不明白,但是作为一个正常人,他怎么都不觉得诺儿的这种方法是正确的。
“是吗?既然艾伦先生你也无法理解的话那我只能请你闭嘴了。”
“什么意思?闭嘴……唔——?!”
还未等艾伦把话说完,一颗金属制的子弹便击中了自己的腹部并贯穿了肺叶,这也导致此时躺在地上得艾伦无法顺畅的呼吸,更不要谈说话了……
充满鲜血的眼睛死死的看着正在朝自己走过来的诺儿,艾伦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得时候却被诺儿用食指挡住。
“意思就是……死人是不需要说话的,懂了吗?”
含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死去……也许,艾伦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的结局会是这个样子。
视线,在看向已经死去的艾伦得尸体时,玛丽噗通一声瘫坐在地上,沾有艾伦鲜血的双手也不停地颤抖着……
而站在边上的诺儿看见玛丽的反应也没有做出过多的行为,只是缓慢的走到了另一边并慢慢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抚摸着自己叔叔:莱法·斯威夫特的脸庞。
“真是个可怜的男人……为了一点利益就愿意出卖自己的灵魂。”
脑袋,在凑到莱法耳边的时候诺儿轻声的说了几句话后便转身离开了他所在的位置。
双眼无神的莱法在诺儿离开的同时渐渐的抬起了自己握枪的右手,在把伤口抵住自己脑袋的时候,莱法的嘴角处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
“只要能够得到你,哪怕是地狱,我也……”
【砰——!】
脑浆与鲜血,伴随着枪声的响起而从莱法的脑中溅射出来。随着他的尸体倒在地上,诺儿也该完成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仅仅属于自己,与玛丽姐之间的事情
在走到塔楼的边缘处,诺儿在站上去的同时将身体朝向玛丽的方向。
“呐玛丽姐……”
空灵得声音渐渐传到了玛丽的耳中,在经历了一切的她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脑袋并且将视线看向了眼前的诺儿。
“诺儿……你,为什么……”
“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呢玛丽姐,那么接下来就该我了呢!”
说着,诺儿渐渐的的张开了自己的双手,视线在看向天空的同时诺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不……不要……诺儿,你……千万……”
断断续续的话语代表了玛丽现在的心情,同时也代表了她此时的想法,
可即使这样又能如何呢?现在的玛丽,只能看着诺儿接下来的行为……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这个而已……
“愿你能够获得永远的,仅属于你一个人的幸福!我爱你……以及,再见了玛丽姐……”
随着十二点钟声敲响......诺儿的身体,也在话音落下的瞬间从塔顶掉了下去。
留下的,只有那句简短的告白…………

评论
©Asuka的小说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