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第2页

轻柔;优美的钢琴声,通过耳机的金属导线传到了陌琴烟的耳中。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右手拿着圆珠笔的琴烟十分顺畅的将脑中的故事大纲写在了笔记本上。
在最后一个字被自己写下的同时,看着满满一页的故事大纲,琴烟在把圆珠笔放在一边之后整个人伸了一个懒腰。
“嗯……唔啊~终于搞定了!”
两个小时的时间,或许对于大多数写手来说可以将一章故事完整的写出来。
可对于陌琴烟而言,自己能做的……不过只是把一个看似详细的故事大纲写下来而已。
毕竟相对于那些门槛很低的网络小说行业,陌琴烟所选择的则是需要高质量,且淘汰率特别高的杂志行业。
在杂志这一块,作者如果想要在某本杂志上连载自己创作的故事,就必须通过投稿后让编辑进行内部的严格筛选。
当然,除了这一种比较传统的方式外。还有一种则是最少提前一个月将自己准备新连载的故事大纲提交给编辑,并让他来进行判断。
只不过这一种方式仅限于和杂志签过合约的作者,而琴烟则是属于第二种,也就是签约作者。
为了保证自己下一次的新连载能够顺利过审,陌琴烟在彻底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之后,又重新把刚才写在本子上的大纲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并进行了部分剧情上的修改。
“唔……这样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拿着圆珠笔的右手轻轻的托着自己的下巴,神情严肃的她视线不停地游离在笔记本上。
在反复思考和确认了几遍之后,琴烟才慢慢的将面前的笔记本合上,并同手中的圆珠笔一起放入了边上的小包内。
完成了这么一件事情,就陌琴烟个人而言十分欣慰。尽管现在的她还没有将这份大纲提交给自己的编辑看,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在上一部作品完结之后成功获得连载。
但对于一名作者,或者说对于一名写手而言,这份大纲就像是一个还未出生的孩子一般,让人即担忧又期待。
倚靠在身后的沙发背上,看着窗外那逐渐黑下来的天空时,琴烟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机从口袋中拿出。
“快六点了……吗”
从自己来到这家咖啡店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个小时。
虽说在写完大纲之后自己并没有别的事情要做,但如果现在就这么回家的话时间也还尚早。
想着,琴烟的视线从手机屏幕上转移到了此时正在干活的怜雨身上。
“嗯……不行不行!陌琴烟你到底在想什么呢,居然要等怜雨下班……”
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琴烟在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出现之后立马将其从自己的脑中抹去。
否定了自己的多个想法之后,拿着手机的琴烟胡乱的翻阅着里面的通讯记录。不过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映入了琴烟的视线中。
“夏编辑?这个时候来电话……”
看着屏幕上的来电人姓名,琴烟不清楚为什么身为自己编辑的他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无论怎么想,琴烟都没法想到一个确切的点上。
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琴烟在铃声响起的第7声后按下了拨通键。
“喂,那,那个……”
“你现在有没有时间?!”
还没等琴烟把话说完,电话那头便传来了一声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
“啊?嗯……嗯!”
“那你现在就来杂志社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啊……那,那个夏编辑,我——!”
“嘟嘟嘟……”
将自己要说的话都说完之后,那头的男人便擅自挂断了电话。
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已挂断)字样,琴烟在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后慢慢的叹了一口气。
她不明白自己的编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段打电话给自己,也不明白他这么急要和自己说的事情是什么。
不过既然对方这么说了,那么琴烟也不可能无视自己编辑的话语。
检查了一下自己包内的物品,在确定没有落下什么东西的她起身并走到了服务台的位置。
“嗯?这么早就走了吗?”
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琴烟,怜雨一边说着一边停下了手中正在忙的事情。
“嗯……编辑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让我快点过去。”
话语之中,怜雨明显能够感觉到她的不安和担忧。尽管不知道琴烟的内心在想什么事情,但如果就这么放她一个人去的话,怜雨总觉得会发生些不好的事情。
“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我这里也马上就忙好了!”
说着,怜雨也加快了干活的速度。不过在她说出这话的下一秒,却听到了琴烟拒绝的话语。
“不用啦怜雨姐,我只是去趟杂志社而已。啊……对了!那杯咖啡的钱……”
视线,在这句话说出的同时瞥向了桌上的那杯被自己喝了一半的卡布基诺,而在她面前的怜雨自然也知道她想要说的是什么。
“这杯算我请你的咯!反正看你这样子本来也就不打算付钱!”
“嘿嘿!还是怜雨姐了解我!那我走了哦~”
笑嘻嘻的回答了怜雨的话语后,琴烟便转身离开了这家咖啡店。
看着她离开时的背影,站在服务台内的怜雨无奈的的摇了摇脑袋。
“真受不了这丫头……”
半小时后
市井路-龙腾大厦
从咖啡店到杂志社所在的大厦之间并没有多少路,不过因为正好遇上下班高峰的缘故,琴烟在路上大约花了半小时左右的时间才来到龙腾大厦的楼下。
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后,走进大堂内的琴烟在与门口的保安大叔打了一个招呼时便进入了电梯之内。
在按下杂志社所在的楼层,看着不断上升的红色数字时,琴烟的心里突然紧张了起来。
犹如患有幽闭恐惧症一般,此时的琴烟在双手捂着自己胸口的同时整个人也靠在了背后的金属墙边。
双眼看着顶上的白色灯光,琴烟在大口大口呼吸的同时内心也出现了不安的心情。
她不清楚这样的心情为什么会出现,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了。
在电梯到达楼层并打开的下一秒,琴烟便直接冲了出去并来到了窗口边。
“呵……呵……呵……”
急促的呼吸,额头冒出的虚汗都让现在的琴烟看上像一个病人。
“刚才那种感觉,我到底……”
回想起刚才电梯里的那种感觉,右手按在自己额头上的琴烟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摇晃了一下脑袋,在重新调整了几次呼吸之后,琴烟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从脑中撇去。
离开窗口并来到杂志社的门口,抬起右手的她在咽了咽口水的同时敲响了面前的金属门。
“门没锁——!”
听到里面的回复声时,琴烟也慢慢的打开了金属门并走进了杂志社的内部。
整洁的办公桌面和弥漫在空气中的香水味,每一次来这里琴烟都会有一种自己来错地方的感觉。
毕竟就自己的理解,杂志社的办公室应该都和电影或者电视剧里面那样杂乱不堪才对。
“那,那个夏编辑……您找我有事?”
怀着紧张;担忧的心情,陌琴烟慢慢的走到了自己责任编辑的办公桌前。
“你先坐吧!啊,茶水的话那边有!如果你要喝的话自己倒就好了!”
握着水笔的右手,在说完的同时他抬起并指了指离琴烟大约只有七八米左右的饮水机。
“没事没事……”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实际上因为过度紧张的原因,现在的琴烟早已口干舌燥。
坐在冰冷的椅子上,看着眼前这位身穿着白色衬衫的年轻男子,琴烟也想起了三个月前自己被通知更换责任编辑的事情。
因为工作上的调动,原本负责陌琴烟的责任编辑去了其他部门。
而取代原编辑的,正是现在这名叫夏月笙的年轻男子。本来这样的调动令对琴烟来说无所谓,不过在与夏月笙的几次接触后,她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无论在故事的剧情上,还是后续的发展都会刻意的阻挠自己。
不过因为没有直接性的证据,所以即使到现在为止,琴烟也只是把这个想法深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大约过了十分钟
看着坐在办公桌前一直忙自己事情的夏月笙时,想要打破这尴尬气氛,琴烟快速的从自己的包内拿出了那本写有新连载大纲的笔记本。
“那个夏编辑!关于下一篇新作的连载,我已经……”
“你上一部作品的最终章会在下个月初的刊号上放出,这件事你知道的吧?”
停下手中的事情,缓缓抬起头并将视线看向陌琴烟的时候夏月笙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嗯!我知道,所以我想让夏编辑你看下关于新作的大纲。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接着上一部作品完结之后继续写……”
将手中的笔记本恭敬的放在办公桌上,在打开的同时琴烟也示意对方能够看一下。
不过夏月笙却对琴烟的新作毫无兴趣。
从座位处慢慢站起来,在走到琴烟边上的时候夏月笙的嘴唇轻微的翕动着。
“等下月初杂志出来之后,你就走吧……”
“走?等,等等夏编辑,你再说什么啊?走……我走哪去啊——?!”
“听不懂吗?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离开这里,离开(纯白)了!”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琴烟的脑中一片空白。
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让琴烟根本来不及反应,也让她完全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看着从自己身边走过,并慢慢走向饮水机处的夏月笙,琴烟的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刚才夏月笙说的那句话。
“为什么要我离开纯白?!这,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夏编辑!”
“这是上面的意思。虽然我也和他们争论过这个事情但……”
从语气上来听,她不觉得夏月笙在说谎,尤其是在看到他那悲伤的表情时,琴烟才彻底的将自己拉回到了现实。
“可……可我是你们的签约作者啊!如果你们在合约结束前强制解除的话,不是——?!”
“关于违约金方面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在下个月初的时候直接打到你的账户上。”
说着,夏月笙慢慢的喝着杯中的茶水。而坐在椅子上的陌琴烟在听完他刚才的那句话后整个人都懵了。
离开纯白,离开杂志社,违约金……
这些话,等同于告诉了她已经被这家杂志社给解雇,同时也告诉了琴烟自己从这一刻开始成为了无业游民。
没有经济收入的同时,也代表了琴烟丧失了能够维持生活的最低来源。
失败,绝望,崩溃……
随着内心和精神的逐渐崩塌,坐在椅子上的琴烟此刻也变得迷茫,无神。
重新回到办公桌处,看着浑身颤抖着的琴烟,坐下来的夏月笙轻声的说道。
“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先回去吧!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忙。”
将桌上的笔记本放回给琴烟的手中后,夏月笙便又继续着自己刚才没完成的工作。
而在他边上的琴烟则慢慢的从座位处站了起来。
双眼无神的她在听着夏月笙话语后,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
不过当她打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正要进来的一位女子身上。
“啊……对不起……”
没等对方把话说出,在稳住双脚之后,琴烟便有气无力的向身后的女子道了个歉。
看着她走向楼梯处,看着琴烟此时摇摇晃晃的背影时,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女子嘴角却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评论(1)
热度(6)
©Asuka的小说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