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第3页

夏月笙的一句话,将琴烟从梦想的高空直接打入了地狱的深渊。
在听完作为责编的他与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时,精神备受打击的琴烟神情恍惚的离开了纯白编辑部的办公室。
「等下月初的杂志出来后,你就走吧……」
「走?走哪去啊?!夏编辑我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你让我……」
「我说的还不明白吗?等下个月杂志出来后,就请你离开这里,离开纯白!」
脑中,不断重现着刚才自己与夏月笙之间的对话。
在离开编辑部的办公室后,脑袋一片空白的琴烟并没有乘坐电梯下去,而是晃晃悠悠的走下了楼梯。
她无法理解作为责编的那个男人为什么会和自己说这样的事情,身为这家杂志的签约写手,琴烟应该在当初签合约的时候就定下了三年之久的卖身契。
而从现在开始往前推算,陌琴烟在这家杂志社连载的时间不过才过了一年半。
无故被杂志社解约,仅仅只是一句(这是上头的意思,我也没办法)就将自己给打发了。
没有任何理由和解释,也没有给自己一点机会……陌琴烟就这么被这家杂志社给单方面的解约。
说实在的,这对自己的打击确实很大。失去了这里的经济支撑,琴烟很难继续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下去。
虽然说她可以像怜雨那样,一边在咖啡店里面打工赚取生活费,一边继续自己的写作之路。
但说真的,琴烟并不愿意这么做……
本来自己做全职写手的原因就是因为讨厌帮别人打工,想要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走出和别人完全不同的道路……
不过现在看看,自己在这两年里所付出的努力和汗水,不过只是自己的一帘幽梦而已……
“果然当初,还是应该听老爹他们的意见……”
嘴唇上下翕动着,琴烟轻声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在这时候,琴烟也不知不觉的从楼上慢慢的走到了大厦的大堂内。
“这么晚才下来啊陌小姐?这天都已经黑了哎?!”
坐在门口的保安大叔,在看见从楼梯处走下来的琴烟时打了一声招呼,不过当他看见琴烟一脸心不在焉,像丢了魂似得表情后,大叔也识相的打住了自己接下去要说的话。
“啊……嗯,事情说的有点久,有点忘记时间了呢……”
苦笑的说出这句话,琴烟在回应了大叔刚才的话语后便心神不宁的离开了这幢给了自己希望,但同时也给予自己绝望的大厦。
漆黑的夜空,渐渐代替了残余的光辉笼罩这座城市中。伴随着夜幕逐渐的降临,周围的商店以及生活在城市内的市民都分分点亮了房屋内的灯光。
从龙腾大厦中走出来的时候,一阵凉风的吹过让琴烟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双手交叉式的抓住自己的手臂,靠在大厦外的墙壁上时,陌琴烟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
绝望,悲伤,崩溃……
凡是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负面情绪,此刻都全部集中在她的心中并不断蔓延。
无助的心情,没有人能够理解自己现在的处境,也不会有人会在这种时候过来安慰自己两句。
看着从自己面前来回走动的行人,透过他们的视线,看着从他们眼中透露出的异样目光,琴烟渐渐地蹲在地上……
蜷缩着自己身体的同时,她的双手也死死的捂着耳朵。可即便如此,她的脑中,她的内心……却不停地出现一些话语。
「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去做,省的给自己找不愉快!」
「早就和你说过这么做是不行的,为什么不听呢?!」
「你不过只是在浪费时间……与其这样还不如找个好人家嫁了算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否定我!为什么——!”
伴随着逐渐下起的绵绵细雨,泪水……也缓缓的从脸颊处落下。
否定自己的选择,否定自己的人生,否定自己的一切……
从小到大琴烟就从来没有自己做过什么决定,无论在父母眼里还是好友眼里,她都是一个乖乖女。
可直到自己喜欢上文字,喜欢上写作开始……琴烟便开始对自己的未来做出了规划。
可当她将这个美好的想法说给父母,说给朋友听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并不是默认或者赞同,而是单方面的否定。
梦想,未来,选择,规划……
父母和朋友否定了自己的一切,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琴烟才会在两年前无视家人和朋友的建议,一意孤行的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打拼。
原以为自己能够成功的靠着写作养活自己,但最后却落得现在的下场。
“我究竟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啊——!”
在自己懊悔的说出这话的同时,自己的手机也传来了一声优美的电话铃声。
因雨水击打在自己身上的原因,琴烟颤抖的抬起自己的右手,并从自己裤子口袋中拿出了手机。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人名,琴烟的嘴角轻微的颤动着。
“怜雨……姐”
犹豫了一小会后,琴烟最终还是按下了手机的拨通键,并在接通电话的同时将手机放到了自己的耳边。
“喂!你在哪啊琴烟?!还在杂志社吗?!”
电话的那一头,怜雨焦急般的声音让琴烟本已无助的内心感受到了一丝慰藉和温暖。
大约在沉默了几秒钟左右,握着手机的琴烟才慢慢回答了怜雨刚才的话语。
“嗯……怜雨姐,我……”
“外面下雨了你知道吗?!你应该没带伞吧?等着我,我这就过来接你——!”
没等琴烟把话说完,电话那头的怜雨便率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并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中传出的忙音,琴烟慢慢的将手机从耳边拿开并放在自己身前。
看着被雨水打湿的屏幕,看着屏幕上那张自己与怜雨姐两人的照片,琴烟在把脑袋埋进手臂的同时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怜雨姐,我……对不起……”
两小时后
某小区-苏怜雨家
看着锅子中因为滚烫的沸水而浮起的小汤圆,身穿围裙的怜雨右手一边拿着陶瓷作的汤勺,一边轻微搅拌着锅内的小汤圆。
“嗯,这样的话应该就好了!”
看着从水中浮起的小汤圆,怜雨在将它们用汤勺捞起后放入了边上的小碗中。
在放入了两块小型的冰糖后,端着这碗热气腾腾的小汤圆,怜雨快步的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醒了吗琴烟?”
进到卧室,在把手中拿着的小碗放在边上的小木桌上时,怜雨对着此刻躺在床上的琴烟说着。
不过对方却没有回答怜雨的问题,也没有回应着任何一句话。
在怜雨的话语落下没多久,躺在床上的琴烟也在翻身的同时,右手将盖在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并把整个人都埋在里面。
看着琴烟的这一举动,站在床边的怜雨也不好多说什么。
“是吗……那我把汤圆放在这了哦,如果你饿了的话就起来吃点吧。”
说完,怜雨则转身走向了卧室的门口。不过当她准备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脚边出现了一张类似于明信片的小卡片。
“嗯?”
满脸疑惑的她在弯下腰捡起这张明信片时,视线也快速的看了一遍明信片上的信息。
不过当她看到这张明信片上写着的人名和所属公司名的时候,怜雨下意识的回过头看向了将自己埋进被子中的琴烟。
“与其选择独自一个人承受,也不愿意找别人商讨吗……真是个傻丫头。”
轻声的说着这句话,怜雨在把手中的明信片放进裤袋之后,也轻手轻脚的离开了自己的卧室。

评论(2)
热度(7)
©Asuka的小说刊 | Powered by LOFTER